文章阅读 >
本文作者:懂懂

三观尽毁 懂懂日记,20171006

阅读 922 评论 0


讲些上不了台面的故事。

那年,牛哥无意发现了一个市场,就是在日本淘一些宝贝,贩卖到中国,为什么是日本?

因为,日本收藏业非常发达,而且与我们收藏癖好近似。

但是,价格差别很大。

例如,红珊瑚,只要能淘到,发到国内就能翻几倍,当然这里面有个关键性的前提,就是国内必须要有出货渠道……

干脆,牛哥派了几个姑娘到日本留学,专职淘这些宝贝发到国内,记得我发过一组瓷器不?是六个盘,每个都有漂亮的彩绘,这六个盘子的价格是500日圆,合人民币6元一个,在国内呢?

一个盘子能卖500元人民币。

翻多少倍?

我以前写过类似的专题,就是这些盘子为什么这么便宜?是与日本搬家风俗有关,他们只搬走自己需要的,不需要的就留给搬家公司了,搬家公司就转手卖给中古店了,也许这些盘子压根没有使用过,我晒的那组盘子是1991年的。

为什么卖这么贵,还如此嚣张?可以告诉你买入价?

第一、日本这么大,你知道哪里有卖的吗?我知道,你不知道。

第二、我背回来,多么不容易。

我以前喝茶用的碗是个日式饭碗,巨无霸,也是老古董,1984年的,多少钱买回来的?3块钱人民币,我不用了以后,让他们抢去了,都觉得应该价值连城。

牛哥涉足的珠宝分类比较多,沉香、红珊瑚、珍珠、琥珀、彩石……

我属于性冷淡系列的,对珠宝没感觉,我更喜欢牛皮包、手工印章、陶瓷杯子,这些我都挨着做过测试,都不错,但是利润微薄,指望赚大钱不现实,只能说是比较有意思,特别是手工印章,是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妻,每天找他们刻章要排队,我就让小敏去排队帮大家刻章,这章很有艺术感,为什么?日本人写中国字本身就有一种怪诞的艺术感。

后来,牛哥做起来了,我没做起来。

主要是我三心二意,纯粹玩票。

当时,牛哥在日本有个联络人,中国人在日本,日本通,他提供了一个机会给我们,就是在日本开一家公司,同时投资日本的公寓,日本公寓的租金回本周期大约为10年左右,国内普遍需要25~30年。

牛哥喊我过去看看,牛哥认为,日本的房价会一口气涨到2019年,因为日本要举办奥运会。

当时政策非常好,在那边投资办公司,基本上也能享受到市民待遇,例如医疗、教育等等,可以全家去看病,还能入学……

我呢,胆小,总觉得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在里面,例如线人丢了,我怎么证明我的房子是我的?万一小日本拒签我一次,房子不等于丢了吗?

所以,去日本考察,他们去了,我没去。

回来,牛哥跟我讲,日本还有个机会,投资开发温泉,也是政策型的,类似国家补贴,投资一眼温泉多少钱,若是温泉能利用起来,哪怕是自用,那么可以获取国家补贴多少钱。

那一轮机会,我就错过了,他们收益情况具体我没有跟踪过,只知道有个朋友癌症,在日本治疗的,没怎么花钱,因为这个事牛哥一直劝我,你想想我们离日本这么近,2个小时就到了,过去看病多方便?

那段时间,我总写日本话题,自然就有身在日本的读者主动联系我,其中有个叫秀儿,山东人在日本,嫁过去的,她30岁左右,老公比她大20岁,不过据说生活蛮和谐的,老公是画漫画的,喜欢骑摩托。

当时,我想做自行车平行进口,主要做DIY,日本的自行车店有点类似我们的超市,什么都是自选的,你选什么车把,什么脚踏,什么变速,什么车架,然后师傅帮你组装起来,当然前提是你要提供FITTING数据,很多人以为自行车是通用尺寸,其实并非如此,自行车跟鞋子一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尺寸。

我让秀儿提前帮我考察了一圈。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落地价+1000元,我提供全程发票,每单只赚1000元,只做口碑,为什么要选日本技师做DIY呢?大家都觉得DIY自行车有什么难的,无非就是把螺丝拧上就是了,实际上调试车子跟调试钢琴一样讲究。

日本人很擅长做这些工匠类的业务。

秀儿谈了几家,日本人太死板,按照咱的理解,量越大他不应该越开心吗?他一听你要这么大的量,他不接这个业务,理由就是怕质量不能保证,还有就是怕影响了服务本地客户。

给钱你都不赚?

这样吧,我去看看。

我们去店里逛了逛,我想试试锁鞋,店里的营业员是跪式服务的,帮你脱鞋,帮你穿上,我突然觉得好不适应,急忙站起来,不要,不要……

包括,迪士尼卖气球的小姑娘也是,小朋友过去买个气球,她是跪着给小朋友的,还要扮个鬼脸,在日本这可能很普通的服务礼仪,咱觉得受不起这一跪。

我在他们店里做了简单的FITTING,跟国内数据差距蛮大的,日本对座高的追求跟我们不同,他们并不是追求越高越好,而是通过你的脊柱的弯曲程度以及腿长来决定座高,让你处于最健康的发力方式。

我定了一辆,合人民币1万元多点,通过快递发到国内,我想自己测试一番。

去秀儿家坐了坐,给她闺女买了点玩具。

她家在城郊,有点类似咱这边的城乡结合部,但是又不像,因为日本太干净了,大体参观了一下,跟咱居家过日子没有太大的区别,浴盆里有水,我用手一试,凉的。

她说,日本人是很爱惜水的,水可以用几个晚上。

我问,不会变脏吗?

她说,在日本,泡澡以前是必须要先洗澡的。

我说,《龙猫》里爸爸跟闺女一起泡澡,是真的吗?

她说,是真的,我们家也是这样的,有些高中生也会跟爸爸妈妈一起泡澡,其实这也是性教育的一种方式。

我说,不可思议。

她说,文化不同。

很遗憾,没有见到她老公,见到了她老公的摩托车,一辆红色本田金翼,擦得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有些年岁了,但是保养得特别好。

有时我在想,我们与日本的差距到底有多少年?

不谈经济,不谈文化,只谈卫生。

我觉得,可能是几代人的差距,人家的那种干净是你无法想象的,不是都市里才干净,农村更干净,怎么描述呢?随意推开一户人家,拍出来的照片都可以作为设计样板……

秀儿想请我逛逛本地的酒吧,问我喜欢静的还是闹的,我说安静一点的吧,可以说说话,她说想喊个人陪我喝酒,问男的合适还是女的合适,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我说,找个日本的,女的吧。

她说,没有漂亮的。

我说,无妨,只是感受一下文化差异。

她说,有一类日本人特别喜欢占小便宜,例如你请他吃饭之类的,他特别开心,董哥你可能不知道,日本有20%的人是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但是与我们理解的贫困又有点不同,他们有工作,只是入不敷出,勉强维持生存,我联系的这个姑娘就是,但是你别怕,素质没问题,都是读过大学的。

联系上了。

女人叫工藤什么。

就叫她工藤吧。

略胖,个头很矮(日本女人普遍矮),1米5多点,我在想,不都说日本人自律吗?咋还有胖子呢?

很有礼貌,几乎每句话都要点头。

我问秀儿:你们怎么认识的?

她说,考驾照认识的,她是我教练。

我问,考驾照贵吗?

她说,30万日圆。

我问,跟国内流程差不多吗?

她说,差不多,但是有一点不同,就是理论考试跟上车考试可以同步进行,若是全日制的,2周就能拿下。

我问,一个教练带几个学生?

她说,一对一,而且有点类似淘宝的做法,你可以随意挑选,还可以给出评分,我前面选了一个帅帅的,但是他对我不用敬语,还训我,我就投诉他了,他改用敬语了,也道歉了,但是我还是把他换掉了。

我问,不用敬语也是大事?

她说,是的。

工藤爱喝酒,有点东北妹子的感觉,一碰就干,我们交流基本上都用手语,就是交流一些马路边的问题。

太深入的问题,手语传达不了。

工藤是81年的,单身。

酒过N巡,秀儿总是笑。

我问,我能带走她吗?

秀儿说,可以,你自己决定。

我问,她同意不?

秀儿说,没问题,日本青年婚前是相对比较开放的,但是婚后是比较遵守契约的。

我问,她的私人生活会不会很乱?

秀儿说,应该不会,日本现在流行禁欲系,很多青年是不需要这些的。

我问,你能保守秘密不?

秀儿说,没问题。

我说,OK。

酒后,秀儿送我与工藤去酒店,日本这边开房不是过夜房,而是钟点房,叫情人旅馆,最大的特点就是隐私性一流,一切都是自助的,也不用登记,钥匙是自动弹出的,即便是有服务员,也是隔着帘子跟你说话,虽然是保护咱的隐私,但是咱总觉得咋这么阴森?

房费是3500日圆。

很便宜。

送我们进房,秀儿就走了,说晚一点过来接我。

我问,她醒了酒,会不会敲诈我?

秀儿说,放100个心吧。

好吧。

她酒喝多了,有些迷糊,房间挺有意思的,灯光跟KTV似的,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玩具,还有秋千,还有免费的TT,而且还有提示语,一定要戴。

床是圆的,关键是床还会转。

反正,你情我愿,来吧。

我也不懂日语,她已经迷糊了,算了,我自己去洗洗吧,洗澡回来,武装上,开始吧。

脱了衣服,很丑。

跟个皮球似的。

但是,一看就是日本女人,虽然亚洲人长的差不多,但是在路上,一看就知道哪是日本人,哪是韩国人,哪是中国人,这是不是也是一种以貌取人?

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她没有口臭,这可是晚上,她也没有洗澡,没有刷牙,不过貌似饭后她去刷过,日本人有随身携带牙刷的习惯。

有时我在想,为什么我觉得啪啪没意思,可能就觉得各种味道太扫兴吧。

对于男人而言,不问朋友借钱,境界很高。

对于女人而言,没有口臭,境界也很高,看似很小的事,其实十有八九的女人做不到!

收拾好了战场,她洗澡穿好衣服,时间还不到,聊会天吧,怎么聊?我有翻译软件,我们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她跪在床上,很愧疚,意思是问是不是没有让我满意?一脸愧疚,仿佛非我要打她两个耳光她才满意。

她这么一搞,我都有些蒙了,妈呀,你不会是收费的吧?

我们聊什么?

我就问,你这么大了不结婚,父母不着急吗?

她说,父母都在老年俱乐部里,平时很少联系。

我问,多久联系一次?

她说,一个月通次电话。

我问,你不想生娃吗?

她说,不想。

我问,以前这么约过男生吗?

她说,约过。

我问,多少个?

她说,十以内。

我问,你多久检查一次身体?

她说,每年。

我问,每次都戴T吗?

她说,一定。

很坦诚……

情人旅馆的出口也很有意思,是后门,原本是等秀儿来接,但是她高估我的本事了,还是我们去找秀儿吧。

工藤送下我,要回去了。

我抱了抱她,她在我怀里好久好久,貌似还哭了,把她扎头发的头绳套到我手上了,给我做纪念的?关键是还没回国就让我弄丢了。

我这么有魅力?

秀儿问,怎样?

我问,你以前有没有拉过皮条?

她说,从来没。

我问,你怎么确定她会上钩?

她说,她比较孤独。

我问,你们俩交心不?

她说,没有,日本人跟中国人有一点不同,他们喜欢自己消化情绪,不喜欢倾诉,不喜欢宣泄,特别能忍。

我问,她以后见你会不会不好意思?

她说,应该不会。

秀儿送我回酒店……

我问,今天我是不是做了错事?

她说,没什么,真的。

我问,你会看不起我吗?

她说,不会的,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失望。

我问,失望什么?

她说,你不懂。

我问,这女孩不结婚,为什么父母不管她呢?

她说,在日本,父母是父母,儿女是儿女,父母不能过多的干涉儿女,儿女也不会干涉父母。

我问,也不养老吗?

她说,日本没有孝道文化,你不赡养老人不会有人站在道德高地谴责你的,日本崇尚精英文化,谁强崇拜谁,老年人属于弱势群体,有部电影你可以看看《楢山节考》。

我百度了一下:电影说的是一个将自己69岁的母亲背上山遗弃在那里的悲剧,但却没有太多的悲情,似乎生命的流转,生生死死,本来就是自然的事。在日本民族血液中,即便是普通市民百姓,也没有对生命的眷恋,能把死看成了生的一部分。

我问,你适应这种文化不?

她说,现在慢慢适应了,日本虽然身在东方,但是盛行的是西方文化,西方文化中孩子不是个人的私有财产,是社会的共同财富,你生个娃是上帝赐予你的礼物,能让你养娃是上帝对你的信任,而东方文化呢?孩子是自己的私有财产,精心培养,用在老后需要的时候。

我问,你觉得中国的孝道文化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她说,孝顺的道德高地会慢慢被完善的养老机制所取代,人们越来越自我,与父母越走越远,有时你想想,那些天天盼着儿女回家的老人不是一种悲哀吗?

我说,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就是要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焦点,不至于等自己退休后,所有的焦点和希望都寄托在儿女身上,他们太累。

她问,假如你儿子大学毕业后告诉你,他准备一辈子流浪,每个国家居住一到两个月,一直这么规划到老,可能不会回来看你了,你支持他吗?

我说,我属于思想比较前卫的,会支持他、祝福他。

她问,你家孩子有没有觉得你对他妈妈态度不好,从而与你有隔膜?

我说,有点吧。

她说,全职太太带娃普遍会存在这个问题,因为男人工作太忙,压力太大,有点脾气就撒在了女人身上,而孩子是由女人带大的,孩子从小就觉得妈妈可怜,于是就有了弑父情结,父子之间的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日本尤其严重,因为日本全职太太的比重特别高。

我问,怎么破?

她说,你需要让媳妇也去上班,必须的。

我说,日本老人普遍是空巢老人,真可怜,孤独。

她说,不是,日本老人越活越有意思,他们不断的参加各类社团,有点读大学的感觉,努力跟上社会,与其说他们孤独不如说他们独立。

我问,日本老人帮着照顾孙子不?

她说,不,两代人相对独立!

我问,日本人一般多久去探望一次父母?

她说,去探望父母是大事,一年能有一次?不去看,也算不上对父母的不孝。自己将来老了进养老院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们也没有指望子女经常来看望。

我说,中国人太累了,要么为孩子活着,要么为父母活着,时刻都在为别人付出着,离活出自我太远太远,但是整个社会就是这么运行的,又不能打破。

次日,秀儿过来接我,带我去看一家小型的陶艺作坊。

在下面乡镇上。

老两口年龄不小了,应该80岁以上了,老太太头发全白了,类似咱这边的农村小院,非常非常的恬静,仿佛是园林大师设计的一般。

屋内呢?

有条不紊。

眼镜压在书上,书压在报纸上,报纸压在桌子上。

我特意观察了老两口的牙齿,都很好,很白……

每次去日本,感触最深的就是干净,这种干净不仅仅体现在马路上,更体现在居家上,体现在衣着上,体现在口腔里。

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我们也能达到这个卫生标准?

这才是高度文明。

当然,不赡养老人,这个有点……

例如,我爹我娘干不了农活了,在农村过着紧紧巴巴的日子,我又不回去照顾他们,也不给他们钱,他们不就这么孤单的饿死了吗?

倘若我爹是著名书法家,我娘是著名音乐家。

他们哪怕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是有焦点的,有兴趣的,有爱好的,同时他们有一流的社会福利与医疗保障,我只需要最后去摔盆即可。

我希望有这样的爹。

希望归希望,不切实际,那我只能努力成为这样的爹,哪怕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有专业的医疗团队陪伴着我,我对孩子的牵挂不是希望他们陪伴在我身边,而是希望他们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焦点,不为我们羁绊,不为孩子羁绊,甚至他们说不想生娃,不想生就不生,无妨。

从日本回来。

发现车子已到,略有问题,就是变速尾钩弯了,日本那边提议给换个,发快递过来,我说不用了,用锤敲敲就好了。

我想了想,这个生意不好做,因为高端自行车属于精密仪器,根本经不起长途跋涉的运输颠簸。

关键是我还要再发快递给客户……

太费劲。

这期间,偶尔跟秀儿保持联系,她在日本那边考证,想做房产中介,跟我合作,她看到的机会是中国人去日本买房的越来越多,但是我总觉得她不是很适合这个行业,秀儿还是太正了,不好意思赚钱,倘若想靠这个赚钱,脸皮必须厚,而且要学会忽悠,这一点,对她还是有些考验的。

她有求于我,我们聊的就越来越深。

我知道她的秘密越来越多。

例如,老公还好使不?

答,好使是好使,质量也蛮高,就是间隔时间太长,可能半个月二十天才来一次。

我懂了,原来你也是如狼似虎。

那,那,那,上次你咋不?

她说,其实我是跟老公请了三天假的,专门陪你的,结果……所以,我一直想不通,我哪点让你讨厌?

呀?我竟然如此抢手?

让我深感意外。

我说,你告诉我实话,去日本投资房产有没有机会?

她说,若是单纯的炒房意义不大,若是卖房子给中国人,绝对是个机会,很多人炒房只是盯着了永久产权与海外置业,对房源并不懂,例如中国炒房是不需要在意老房子还是新房子,都是新房子,但是在日本不同,同一位置,老房子与新房子价格就有差别。

我问,假如我投资了一套房子,多久可以回本?

她说,理论上租售比已经高达8%,但是日本人还是更多的人选择租房,也不买房,而中国的租售比只有2%,还不如银行定期存款的利息高,却人人买房。

我问,日本的理财产品,超过5%的多吗?

她说,太少了,银行利息几乎等于没有,你说呢?说明一个问题,在日本炒房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在日本,甚至会有一个情况,父母把房子作为遗产给孩子,孩子交不起税,要把房子卖了缴税,房子的持有成本是非常高的。

我问,真实的投资回报率大约有多少?

她说,2%~3%吧。

我问,有没有可能房价大涨呢?

她说,日本经历过炒房,对房价最敏感,一涨就会出台对应的政策,很多人误认为日本人不喜欢买房,错了,日本人曾经是全世界最会炒房的。

同是在日本,同是日本通,为什么俩人给出的建议截然相反呢?

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他们都看好做中介把房子卖给中国人,其实每个走出去的中国人都痛恨中介,因为曾经被上过一课,这一课可不是几百几千,而是几万几十万,毕竟存在信息差,在痛恨中介的同时,自己也慢慢做上了中介。

日本有这么多奇葩的文化,但是社会秩序有条不紊,说明只是操作系统与我们不同而已,目的都是保证程序的有序运转。

当然,他们看我们,应该也是蛮奇葩的。

没有绝对正确的模式。

一切都是相对的。

一切都是变化的。

有时我在想,假如有一天,父母不在了,媳妇离婚了,娃读大学了,我孑然一身了,我会不会成为一位流浪者,开个房车,走到哪哪算家,就这么一直流浪,一直流浪到死,每天都是新鲜的、满足的,我可以去体验不同的生活模式,去书写不同的文章。

为什么非要家破人亡才能实现这一切?

因为,我总觉得家庭责任是一根根束缚,约束着我,整个家庭离不开我。

老外为什么不这么想?

因为,他们没觉得有什么束缚,你就是你自己,谁拦你了?

对,谁拦我了?

我问我爹我娘,我出去旅游,行不?

去吧,孩子。

我问媳妇,我出去旅游行不?

去吧,老公。

大家都说没拦我,为什么我还觉得被拴住了呢?

是一种文明催眠,深入骨髓的,我装的就是这套操作系统,改不了!
喜欢 打赏

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若怒声明:
若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标签: 懂懂日记懂懂20171006 来源:作者原创

登录后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服务协议 广纳英才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 RUONU.COM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