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
本文作者:懂懂

翻身 懂懂日记 20171206

阅读 511 评论 0


我正在骑车。

球馆馆长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找我。

我说,知道了,我在外面。

过了半小时。

又给我打电话。

我说,知道了,一会过去。

馆长为什么这么热情?他们跟我对这些事的理解不同,他们的理解是,你看,人家从外地跑来找你,你还不抓紧过来,咋能这么对待客人呢?

我是怎么理解的?

你跑去球馆堵我,对我印象很不好,因为“粉丝”对于球友们而言是个稀罕玩意,他们会肆意地演绎,例如有天有男的来给懂懂送了什么,有女的上了懂懂的车。

这些故事版本很多。

我生怕大家总去堵我,所以我周一到周五都是换着花样健身,或骑车,或打球,或爬山。

最早用这种方式“堵”我的是腚疼,挨着球馆找。

而且堵我时,他已经在本地租好房子了。

后来,就越来越多。

高峰时是什么状态?

我一去球馆,后面跟着十多个,无形中就把我推到了球友们的对立面,大家会给我负面评价,理论上别人怎么看咱是无所谓的,说是这么说,毕竟咱在这个圈子生活。

如今呢?

每次都是我自己。

别人又关心地问:呀!今天咋是自己来的?

骑行回来,我一拐,到了球馆,我给馆长打电话:你让他出来找我吧,我不进去了。

出来了。

是个青年,30岁左右,一袭风衣,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公务员系列。

一握手,一寒暄。

我问,开车来的?

他说,坐车。

我说,那我给你个地址,你打车过去,办公室有人,我回家洗个澡,马上过去。

他说,董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我说,没事。

他手里提了两瓶酒,本地酒,一看就是临时买的,但是还没给我,可能是看我骑自行车不方便拿吧。

我简单一收拾,过去了。

我问,从哪来?

他说,北京。

我问,今天刚到?

他说,早上到的临沂,又转车过来的。

我问,你咋知道我平时在这家球馆?

他说,挨着问的。

我说,叫外卖吧,出去吃饭太麻烦。

他说,行。

点了两份卤肉饭。

我问,老家是哪的?

他说,新泰。

我说,很近。

他说,是的。

我问,哪个学校毕业的?

他说,山大。

我说,牛B。

他说,还好。

我问,在北京当公务员?

他说,不是,在金融系统,也算体制内。

我问,总行?

他说,是。

我问,找我什么事?不需要兜圈子。

他说,我大学时的女朋友,今年也考到北京了,短期内我买不上房子,买不上车子,你说怎么才能快速地结婚。

我问,她爱你吗?

他说,爱。

我问,她对你重要吗?

他说,我打个比方吧,我妈与她同时落水了,我可能先救她。

我问,是现在女孩家里不同意,是吗?

他说,也不是不同意,一两句说不明白,我的意思就是怎么可以让她无论我贫穷还是富有都死心塌地地爱着我。

我说,这个有难度,你穷是一个状态,富是一个状态,不可能让人保持对你一个状态,若是就想跟她一辈子有关系,那就需要使用阴招。

他问,什么招?

我说,生娃。

他说,这个我想过,但是有难度,这方面她非常注意。

饭,他没怎么吃。

可见,有心事。

他问我,董哥,你有没有遇到过倒下以后再爬起来的?

我说,大人物有,例如史玉柱,小人物没,倒下就倒下了,负债跑路的貌似没见有回来的,即便回来,也是被抓回来的。

他问,你有没有遇到过很好的青年,但是喜欢赌博的?

我说,遇到过,我以前写过一个,在石油体系上班的一个青年,两口子一年收入10多万,日子过的也挺好的,有个三四十万的积蓄,结果他不小心被拉下了水,染上了赌,一口气输光了,老婆要离婚,他硬是把老婆跪回来了,为什么老婆原谅了他呢?因为他这个人平时特别好,女方觉得青年就是一时糊涂,没有下次就行了,结果?又开始了,陆续开始负债了,每次都是后悔,甚至把自己的小拇指都剁去了,自己剁的。

他问,后来呢?

我说,我写那篇文章时,他已经跑路一年多了,负债100多万,老婆起诉离婚了,是他老婆来找我倾诉的这些,她婆婆喝药自杀,没死成,为什么呢?要债的用个大喇叭天天在村里吆喝,XX借了多少钱,不还。

他问,你觉得我像赌徒吗?

我说,我跟你讲,99%的人都是赌徒,我们之所以没有陷进去,是因为我们没有接触过,一旦接触上,我们也会沉湎于其中。

他说,我现在负债50多万,赌球和博彩。

我问,赌的初衷是什么?

他说,想在北京买套房子。

我问,高峰时,赢过多少?

他说,40万吧。

我问,最后一次赌是什么时候?

他说,三天前,输了9万。

我问,为什么会输?

他说,最初我给自己设计的规则是无论是输是赢,5000元必须走,结果输红了眼,总想扳回来。

我问,你父母有多少钱?

他说,就是农村的,顶多10万存款。

我问,你女朋友家呢?

他说,连想都不用想。

我问,你一个月能偿还多少钱?

他说,1万没问题。

我问,你是借的什么钱?

他说,信用卡和网上的。

我问,按照时间推算,你觉得你还能支撑多久?

他说,两个月没问题。

我问,倘若你就是装死,不还了呢?宣布个人破产,接受起诉呢?

他说,我会丢了饭碗,因为当时调取了我的通讯录,会给单位同事、领导群发短信,只要出了类似的情况,我得立刻滚蛋。

我问,你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他说,女朋友,我不想失去她,真的失去了她,我就活不成了。

我问,你现在需要什么?

他说,我在想,怎么可以挽留她。

我问,她知道了不?

他说,不知道。

我问,若是坦白呢?

他说,立刻就分了。

我说,隐瞒的话,也会分。

他说,所以我左右为难,董哥,有没有一个办法可以快速赚到这么多钱?

我问,违法的事,你敢不敢干?

他说,别被抓到就行。

我说,我的建议是跟父母坦白,跟女朋友坦白,若是你自己硬抗,只会让雪球越滚越大,到了你们全家都无法承担的地步,你有稳定的工资,十年内肯定能还上。

他说,我不敢。

我说,这是一条活路。

他问,你有没有遇到过赌博输了,但是翻身的?

我说,遇到过一个,这小子是做互联网出身的,福建龙岩人,能赚钱,爱赌博,酒驾撞死过人,坐过牢,出来又很能赚钱,又赌博,输了一把大的,那咋办?他发现赌输的人太多了,大家都在渴望翻盘,于是他做了一个私人盘,就是少数人玩的赌博盘,说胜率很高,你知道赌徒想翻盘最常用的方式是什么吗?就是继续赌,所以他用这种方式来翻的盘。

他问,你能把这个人介绍给我吗?

我说,至少5年没联系过了。

他问,开这么一个网站难不难?

我说,我不知道。

他问,类似的黑赌博平台多吗?

我说,其实非常多,这些事我不该跟你讲的,很多玩现金贷游戏的人,其实也玩赌博游戏,他们玩的叫大浪淘沙,在众多的赌博玩家里不断地筛选,只留100个优质客户,然后给他们单独建立一台服务器,使用IP地址登陆的,就这100个玩家,足够了。

他问,公平吗?

我说,后台是可以调整的,据当事人跟我讲,其实不需要调整,哪怕是公平对赌,人也是战胜不了机器的,因为人有情感,机器有逻辑。

他问,那客户不是越赌越少吗?

我说,不会,一是不断地补充新客户。二是这些人不是豪赌,可能一年就玩个三五十万,无所谓,因为圈子太小,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包括你听说过有一类平台是搞吸毒直播的吗?也是类似的,你必须先验证你是吸毒人员,并且交上钱,你才可以上去,外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些隐形圈子的。

他问,这些事你都是咋知道的?

我说,这些平台都是搞互联网的人在运营的,他们来告诉我的。

他问,干这些的人,是不是都是黑社会?

我说,不是,也许是文弱书生,甚至家教特别好,特别善良,为人处事如同大儒一般,可能背后就做的类似的平台,为什么他修行如此好呢?与有钱也有直接的关系。

他问,能不能介绍给我?

我说,他们不会接触陌生人的。

他说,董哥,你给我个建议吧。

我说,真心的建议是,坦白,携手,走出泥潭。

他说,我说了,我妈妈可能活不了,她接受不了。

我说,总比有一天,听说你坐牢了强。

他问,有没有办法可以逃脱小额贷?

我说,我现在不能随便给你建议,因为会把我拉下水的,懂吗?若是你真心想解决这个问题,我的建议是,你不是在北京吗?挨着去找这些小额贷的CEO,跟他们面对面讲一讲自己的情况,然后把你的记录给清了,然后你给写个私人借条。

他问,管用吗?

我说,我认为管用,但是你认为未必管用,因为每个人都是肉长的,他们也心疼你,觉得你是个高才生,不容易,不想毁了你,而且你有未来,另外对于小额贷而言,他们本身是有坏账率的,有职业骗贷的就这么玩,借钱以后去人家公司哭诉,说要跳楼,每个CEO都怕跳楼,那还了得,急忙喊你下来协商:你不用还了。

他问,你是让我去跳楼吗?

我说,我可没说,我表达的意思是及时的止损,就是跟债主商量,我现在就遇到这样的情况了,你们是希望我死了呢?还是希望我能继续上班慢慢偿还呢?!

正面,面对!

他说,这几天脑子很乱,甚至想过一些很极端的,我有个客户,女的,单身,家里住别墅。

我说,那你一辈子就完了,甚至可能直接被击毙了。

他说,只是一瞬间,闪现。

我说,别犯傻。

他问,董哥,你有没有可能帮帮我?

我说,我真的帮不了。

他问,能不能帮我解决一部分?或者支个招,我去干。

我说,我借给你的上限是5000元,意思很简单,你别恨我。

他说,我很想要,但是我不能要。

我说,在江南嘉捷开板的那一天,我买了一点,而且是涨停位置买入的,最后一个涨停,我知道接下来可能是连续跌停,我就是想体验一下,人生连续挫败是什么感觉,也许是我买的太少,感触不深,我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人在遭遇连续跌停时,应该别折腾了,先认了,触底以后慢慢反弹,不要盲动还有机会,一动就完了。

走了以后,我也是蛮心疼的。

这么好的小伙,就这么废了,他现在就是自由落体状态,谁都不能靠近,谁靠近砸着谁,甚至会打你和家人的主意。

我想起了以前自己写的一句话:你压根不知道,可能周边有人打过你的主意。

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

部门里七个男的,一个女的,我当时22岁,是最年轻的一个,女的是位大姐,接近30岁了,屁股特别大。

每当这个大姐不在时,部门里的男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她,拿那个腚开玩笑,当然还有别的,不方便写。

其中一个50多岁的老大哥总是怂恿我:小董,把她办了。

大姐永远都无法想象,平时在自己屁股后面献殷勤的七个男人竟有这么一副嘴脸,如此的邪恶。

每当身边一群人围绕着我时,我就把自己想象成大姐了,每个人对我都有两副面具,一副是面对我的,一副是背对我的,想明白了这些,也就释然了很多,在单位上班的人都有一种感觉,自己比领导牛B,但是见了领导,依然低头哈腰!

我对赌博的认识是什么?

我知道我管不了自己,那么我就要远离这些,让自己的生活、行为,去赌性。

炒股是不是赌博?

是!

要说股评第一人,当属王亚伟,算是国产版的巴菲特,即便是这么牛B的人物,也未必能赌对。

5亿押中科招商,亏了90%。

要说散户之王,应属章建平。

他拿10亿豪赌乐视。

现在应该亏了八九成了吧?!

赵薇厉害不?算是A股里的虎鲸,但是还有捕鲸船在等着她呢!

小伙走后,过了两天,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一看是他的电话,急忙接起来,为什么?

人在下坠状态时,会衍生成炸药包。

我很是客气。

他问了一句:能不能帮帮我?

我说,我说没钱,你也未必相信,给我卡号吧,我给你转5000元。

他把电话挂了。

后来,又打过一次,通了,没说话,又挂了。

我想起了四川那个读者,她是嫁到了我们本地,以前在QQ空间评论很积极,很多人过来找我都是先找她,她再带到我们这边来。

有次,有小伙爱上她了。(我读者,外地的)

站在汉庭楼顶给她打电话,让她二选一。

要么,她过去;要么,他跳楼。

你这约人方式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当时她给我打电话,我在外地,我说,你让他抓紧跳吧。

她,三个孩子的妈,就这样赴约了。

前天,有人问我,为什么你身边这么多奇葩的故事?

我说,我就是龙卷风的旋涡,面对几万人,按理说,几万人都需要一个派出所了,你想想不是吗?我这已经算是平静的了。

昨,来了个女生。

她坐下。

她说,董老师,耽误您时间很不好意思,我也不跟你客套,一点心意,算是买您20分钟,可以不?

我说,不用客套,真的。

我把红包塞回她包里了。

她又转到了我的支付宝,我没再拒绝。

我说,现在我过了索取阶段,也过了因为得到而惊喜的阶段,因为我怕给予不了别人,从而衍生成恨,过去我是想拿,但是不敢拿,生怕别人骂我,现在我是真的不愿意拿,就是压根不愿意承担这份责任。

她说,不要多想,我只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我说,你问我答,我只代表我个人偏见。

她说,行。

我问,你是做微商的?

她问,这个也写在脸上吗?

我说,是的。

她说,以前是。

我问,一年能有多少利润?

她说,80万左右。

我问,你是级别比较高的,对不?

她说,是的,合伙人级别。

我问,做微商最深的体会是什么?

她说,想创业的人太多了。

我问,你做的产品是高端的还是低端的?

她说,高端的,化妆品。

我问,是新品牌吗?

她说,是的。

我问,是不是比雅诗兰黛还高端?

她说,可以这么理解。

我问,面向的是贵夫人,对不对?

她说,是的。

我说,成了我问你了,你问我吧。

她说,是这样的,我一直在上海学美甲,想回浙江开一家美甲店,做高端品牌,在未来会推出自己品牌的产品,例如美甲刀具之类的,这条路对吗?

我问,是本地最高端的吗?

她说,是的。

我问,本地已经有高端的了吗?

她说,有一家,有六家分店,我的目标就是打败它。

我问,假如你是一个富婆,你会到一个新品牌的美甲店吗?

她说,可能会尝试。

我问,假如你是一个富婆,你是愿意试错呢,还是愿意相信闺蜜们的推荐呢?

她说,说实话,我是这两年才有点钱的,感触不深。

我说,一个人是做不了自己层次以上人的生意,说得直白一点,你不懂她们,她们其实是不会轻易试错的,从你的第一家店开始干到被人认可并且口碑介绍,可能需要五六年的时间,你能存活这么久吗?技术好不一定就是高端,高端是需要懂她们,这是很高的境界,新品牌直接成为高端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因为品牌需要沉淀,对于一个品牌而言,五年都算是新生儿。

她说,你这么分析,有点道理。

我说,我说个更直观一点的你就懂了,你微商做的化妆品,那么贵,理论上只有贵夫人能消费得起,其实,真正的有钱人是不会用这些的,你就是吹的再好,她们依然选择雅诗兰黛,而不会选择你,而选择你产品的呢?多是女屌丝,花着雅诗兰黛的钱,抹着三无产品。

她说,不是三无产品。

我说,我只是说这个道理。

她说,你这么说,我就懂了。

我问,你是想赚快钱还是慢钱?

她说,快钱。

我说,国内有个做足疗品牌的,你知道他怎么做起来的吗?刚开始就是先开了一家店,然后在报纸上疯狂地做广告,搞培训,搞加盟,这批加盟商多数都死了,但是他却有钱了,他有钱以后,能更好的投入了,然后慢慢地把另外一个品牌做起来了,也做直营也做加盟。

她说,我既想赚快钱,又想做品牌。

我说,微商这几年,出来了一个能被老百姓接受的面膜或化妆品品牌吗?

她说,事实上,很少。

我说,如果真的想赚快钱,我的建议是做美甲培训,但是不是传统的美甲培训,技术只是培训的内容之一,还要包括如何开店,如何运营,你先把样本店做到赚钱,剩下的都水到渠成了。

她说,我想过,但是最难的是招商。

我说,现在最简单的就是招商,因为有无数自媒体无法变现,无数人想创业,你正好迎合了这个需求,自媒体会采取跟你合作的模式,例如帮你招一个,提成50%的加盟费,你要多少都能给你招来,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渠道而已。

她问,渠道成熟吗?

我说,非常成熟。

她说,那我心里有数了。

我说,这是赚快钱的套路,当年U88、3158搞了多少这样的加盟,几万家是有,无数人靠这个平台发财了,这类平台为什么现在不火了?其实都转移到了自媒体上了。

这类钱,说容易,真容易。

但是,有一个缺点,一旦沾上了,就戒不掉了,例如我们圈内有个朋友,他是做叫化鸡的,最初就是自己开个小店,小日子也不错,两口子一起开店。

后来,做开了加盟。

干脆,连生意也不做了,全身心的搞培训。

摸到套路以后呢?

又陆续开了几个类似的店,都是与吃有关的,不同的品牌,不同的概念,但是相同的套路,你想想一天零售赚3000元多难?但是一天招上两个加盟呢?那可是几千几万的赚,说的直白一点,过去就是开熟食店的小老板,如今呢?整天混在各类协会里,高端商务圈。

所以,还要区分。

你是想赚钱,还是想做事。

但是,她这么想,我觉得也没错,毕竟就是为了赚钱,而且她这么做,轻车熟路,这一切就是微商的套路,微商做的大的几个品牌,老大要么是干过直销,要么就是干过传销,精通洗人之术。

她问,董老师,你这边的那些人呢?

我说,都走了,其实他们跟你想的一样,就是希望我多写写自己,把在这里的日子理解为投资,等自己有了足够多的粉丝时,自己招商加盟,要么搞培训,没有比这个赚钱更快的了。

她问,那为什么要走?

我说,赚到了,就应该走,这里是我的家乡,是别人的他乡,梁子走的时候我跟他讲过,搞招商搞加盟搞培训都没啥,但是呢,要有好东西,否则每做一次培训,就等于扇了我两个耳光。

人有了粉丝,这都是圈钱的捷径。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昨天,我貌似惹到大家了,因为我说不喜欢《平凡的世界》。

我在这里跟大家道歉。

其实,我要表达的是:路遥是个好党员。

这就是一本国产版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经典的主旋律,它叙事宏大,试图阐述一个时代的变迁,其高度的理想主义现在看来更是达到了离奇的程度。一个贫苦的陕北农家,长子成为腰缠万贯的老板,次子跳出农门被高官女儿倒追,女儿考入名校欲实现科技兴国梦。这本书正契合了80年代改革伊始、万象更新、勤劳致富、改变命运的乐观主义的时代精神,虽然其文学价值经常被诟病,却不妨碍人们对它的喜爱,因为它更是鸡汤,而不是文学。

这,可不是我说的。

有次,吴京给我打电话,意思是要拍部电影,希望我在文章里能提提,同时问我有没有好的建议?我就推荐了他一本书《平凡的世界》。

他貌似明白了什么?

于是,他拍了《战狼》系列。

不过,他也是甚是纠结,是要经典?是要票房?经典?票房?票房?经典?经典?票房?

左右,右左,摇摆来,摇摆去。

最终决定,要票房,那就需要分析广大受众的学历、口味、习惯、G点。

啊~~~~啊~~~~啊~~~~~

上述都是开玩笑,说实在的,《平凡的世界》群众基础特别好,几乎每周都有人问我:您那里有《平凡的世界》的签名版吗?

我的回答都是:在我有生之年,没有!
喜欢 打赏

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若怒声明:
若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标签: 懂懂日记懂懂20171206 来源:作者原创

登录后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服务协议 广纳英才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 RUONU.COM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