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 >
本文作者:懂懂

众生乱相 懂懂日记 20171228

阅读 757 评论 0


这些日子,心不在焉。

家里一堆烂事。

三叔找我爹,我爹找我,啥事?

三叔唯一的儿子,肯肯,被人抓走了,应该是要账的,反正押到车上就拉走了,具体上哪了不知道。

全家吓坏了。

我们几个堂兄弟,目前就我和大哥在家,其他的全在国外,有的在国外工作,有的在国外读书。

大哥也过来了。

我和大哥的意见一致:三叔,你回家照顾好家里。

家里已经鸡飞狗跳了。

家里出了这种事,我太意外了,最意外的是啥?我天天写类似的故事,我知道这些故事离自己挺近的,但是没想到如此的近。

上月还有个小伙子,他问我借500块钱,他是炒期货亏的,也是借了大量的贷款,实在没办法了,找到了我,因为他请我吃过几次饭,在我身上开支500元以上,我给了他,他说元旦前还给我,我说不用还了,他说大家都不信任我的时候你还信任我,我再辜负了你不是畜生吗?

我也说过,高负债的人不是不守诚信,而是实在没办法了。

拆迁时,三叔要了两套房子,他自己一套,给肯肯一套,剩余补贴有个60万左右,这个钱让肯肯陆陆续续给哄走了,怎么哄的呢?

说是跟几个朋友合开加油站,当时搞的还有点模样,地也租好了,四处跑手续,当时我还写过,也拉我入股了,说实话我很感兴趣,但是呢,我总觉得加油站不会这么容易,手续太繁琐,不过到现在也没开起来。

如今,那需要先找到肯肯。

打电话,通,没人接。

我找业内人士咨询了一下,现在只要你随身携带手机,你就是透明的,锁定位置了,我们商量的策略就是让警察叔叔开着警车去,直接给肯肯戴上手铐,带走。

警察叔叔给发了两条短信,意思是要准备去解救他,让他积极配合,其实是发给对方看的,肯肯就回电话了。

那些人也走了。

问他什么,他也不说,至少是不说实话,一会说是打游戏亏了,一会说是加油站投资太大,我问他借了多少钱,他一会说十几万,一会说差不多三十万。

那我不管了,让警察叔叔把你抓走吧。

警察叔叔的意思是:你妈,你这是啥意思?人家又没犯法,我怎么抓走?

我说,你吓唬吓唬他。

一吓唬,全招了。

接近60万。

肯肯说自己遗书都写好了,在QQ空间的私密日记里,待警察叔叔走了,我和大哥一个人打了他几巴掌,解解恨,让他把QQ登上,找出遗书我们看看。

我爹、大哥、我,我们三个人押着他回家。

债,肯定逃不掉。

现在,反正你也不要脸了,你就如实说,一笔一笔的写,你欠多少,我们兄弟几个给你扛上,让你爹在这里作证。

最初是借了7万块钱,反复地延期,反复地滚,到了60多万,中间他已经陆续还过20多万了,实在还不动了。

网贷17万多。

我们一共兄弟六个,我跟大哥说,网贷的我来处理,民间的这些,你们五个平均,可以不?

大哥说,所有的均分,但是你先给拿上,等大家回来过年时,再给你。

我说,行。

这也是有原因的,就是山东这边普遍是女人当家,我们兄弟几个里,只有我在家里有着绝对的财政自由,我说了就算,媳妇不干涉。

山东这边的规矩跟《白鹿原》里写的差不多,家族是最大的,这些事,若是我们几个再不出手,肯肯肯定是死路一条,翻身是不可能的,他一直在忽悠三叔,让三叔去农村信用社给贷款,其实就是用来堵窟窿。

大哥安排我先拿这个钱,那我就需要优化,能省点就省点。

网贷的这个是首先考虑的,与征信挂钩,我给还上了,这些都是小头,最核心的是民间借贷,我跟肯肯说:你别怕被闹,现在要反过来,咱去闹他。

肯肯不敢。

我说,我陪你去。

借的钱基本上都已经翻倍还上了,反而欠了更多……

我给那人打了几次电话,对方张口就很横,我知道这不是他本来的面目,这只是起震慑作用,但是我也讲的很明确,我是来找你解决问题的,还钱的,你若是愿意收钱就见个面。

他让给转网银。

我越冷静,他越觉得有诈。

最终,还是让我约出来了,带了三个小兄弟,描龙画凤的,走路的姿势都很横。

我跟肯肯说,你别说话,我来说。

对方先搜了我们俩人的身,确保没带家伙。

我说,这是我亲弟弟,先拿身份证你看看,他借过你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就是吃这口饭的,我也懂,我也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想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你们也不愿意整天催,对不?

这样,我们家凑了3万块钱。

要么呢,你收下,把借条还给他。

要么呢,你现在就动手,要砍胳膊砍腿,你们就直接弄,这个弟弟我们也不想要了,反正他喊着要跳楼,遗书都写好了,多一个胳膊少一个胳膊无所谓,你们带刀没?弄就行,我帮摁着。

和平解决了。

走的时候,握了握手,大家都笑了。

那哥们说:你肯定放过贷。

我说,没有。

他无奈地摆摆手,意思是罢了。

肯肯为什么怕对方?总觉得人家是要弄死他,其实他理解错了,人家做的是生意,不想打你,不想骂你,只想要钱,可以放过你,但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你已经让他们回本了,甚至翻倍了,你说空手去要回借条几乎没有可能,但是花3万元就能买回来,因为这是生意。

剩余的还有个十七八万,都是借的他朋友或者同学的。

我说,这些我不给还,你自己有钱了以后,慢慢还吧。

暴力催债,其实仅局限于一个闹字,会闹事,但是不会伤人,这是原则,青岛有个朋友就是放贷的,手下养了好几个催债的,去讨债时,对方嘴很硬,意思是要钱没有,要胳膊要腿随便,结果手下几个小孩喝了点酒:啥?你还嘴硬,真给砍了。

最终,钱也没要到,还抓进去一个,抓进去的那个怎么弄?赔了他家人50多万,毕竟人家替你扛事了,坐牢了。

一算,小百万扔进去了。

我弟弟的与这个情况还略不同,对方是一分钱没还,而我弟弟是已经还了N次了,对方是有足够利润了。

回去跟大哥说了一下,我的意思是20来万,不用均摊了,我自己承担了,我把账目写明白了以后发给了大哥,大哥再发给其他几个。

我去父母家吃饭。

饭中,我娘嫌我管这些事,意思是即便是管也是老大出马,你是个老小你出什么头?你钱多?

我娘是心疼。

我爹阴沉着脸,埋头吃饭,我走的时候,我爹送到电梯口:你放心,你三叔这个人我了解,他就是砸锅卖铁也会还你的。

我说,那钱我不要了,即便还我也是20年以后了,那时就是个烧饼钱,我为了个烧饼着啥急?咱攒钱不就是为了这些事吗?日常过日子还花几个钱?

我爹跟三叔,情同手足。

说错了,人家本身就是亲兄弟。

我爹看不得他受委屈。

三叔给我打电话,让肯肯到我这边来上班,意思让我看着他。

我说,不行。

他的野心不是上班,也待不住,我怕我天天打他,让他继续闯荡吧,这次肯定改了,他又不是赌了,又不是嫖了,钱的确没有乱花,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就是愧疚,他太着急想堵窟窿了,而且太着急想证明自己了,总觉得自己不如其他几个兄弟。

这小子真不坏,我看着他长大的。

要是因为赌博之类的,我绝对不管。

其实也是拆迁害了他,家里突然多了这么多钱,驾驭不了,总是想干个大买卖,又盲目崇拜城里的那些同学,其实很可能就是人家给设的套,但是具体我还没研究到这些,因为我的任务只是帮着解决问题,不是挖掘根源。

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事后,我心特别疼。

咱辛辛苦苦地开店做生意,一天才赚几个钱?

妹妹又催我借钱,我没给好脸,训斥了一番,妹妹也委屈,不就是借个钱嘛,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嘛,其实我是把对肯肯的不满都发到她身上了,意思是你们都剥削我,我累不累?

我觉得自己抑郁了,约牛哥见面聊聊。

无巧不成书。

牛哥说,我遇到了跟你一模一样的事,也是我出面给还上的。

牛哥的那个额度大,也是娃太年轻,不懂事。

在命与钱之间,其实钱肯定是次要考虑的,但是一旦把命救回来,又开始心疼钱了,我为什么怕肯肯跟着我我会打他?因为我心疼钱。

是真的疼。

现在,只要是老家的电话,我看着号码就头大……

我们都觉得很遥远的事,其实近在咫尺,最近我遇到人就会问:你身边有没有借网贷的?有没有人还不上的?

几乎,每个人都能讲出一两个故事来。

牛哥过来考察农田,他想搞农业项目,因为他想来想去,不管什么生意,都比不上时间就是成本的生意,例如炒上十年房子可能比不上种十年树。

现在炒房子越来越难了。

为什么?

限购太厉害。

我和牛哥上次见面是8月份,是计划合伙炒房子,开发商可以让利,但是有个前提,一次性必须买一栋楼,100多户,我们都规划的很好,我们卖完以后,基本上每个人能分一套房子,当时牛哥说送我的房子,就是这个。

买这个楼需要1亿3,还没开始盖,刚把地征来,钉子户的。

实际成交可能是1亿7左右。

当然,资金不是问题,咱没有,但是咱可以杠杆啊,例如房子不允许预售之类的,但是咱可以啊,咱是私下里预售,找朋友们卖卖就差不多,当时我们的计划是先预售6000万,拿来当首付款给开发商。

故事也都讲好了。

买家卖家也都打通了。

只要不限购,我们有价格优势,这个房子瞬间就能抢了。

退路也设计好了,卖不了就还给他们。

约定9月15号签合同。

牛哥建议等等,因为10月1容易出政策。

果然,出了限购政策。

我说的这地方济南人都知道,买房子真的要靠抢,哪怕你就是当地的副镇长也未必有资格挑挑拣拣……

这个事就没弄成,但是牛哥带着员工炒的别墅基本上都人均赚了100多万,例如单峰他们,每个人都赚了100多万,而且也是杠杆。

现在,牛哥想弄树。

是他听了一个朋友讲了自己种美国黑松的故事。

他一讲我就明白。

其实绿化用树这玩意,也是讲究一个熬字,可能十年的只值2万,但是二十年的就值20万,为什么?

老百姓很难熬过五年。

时间就把大部分竞争对手淘汰了。

牛哥听了农科院朋友的建议,想做银杏,但是我一听觉得这玩意有点不靠谱,因为我们这边种这个的太多了,我就种着。

牛哥的观点是长期持有的话,还是做银杏比较好,毕竟与文化挂钩,例如千年古刹里多有银杏。

我种着银杏,但是我没觉得有多大潜力,最初呢,我是做的许愿树概念,就是大家可以买树,买了以后挂上牌,写上小孩子的名字。

但是,我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树死了。

太尴尬了。

给换一棵?

也不行。

因为是有寓意的。

银杏目前是市场的最低谷,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就是苗圃便宜,坏事就是这些种植户很可能继续熬,陪你熬,熬上十年八年,临沂有几个镇打造的就是这个概念,面积太大了。

我呢,完全是脑子发热型的。

因为我们这边靠近旅游景点,最初我想做的就是房车基地,打造万亩银杏林的概念,当然我只拿了200亩地。

要想壮观,应该种大树,但是大树存在一个问题,成本太高,而且移植是有死亡率的,技术要求很高,一棵树挖出来再栽上,少不了1000元的成本,含运输。

为了省钱,我选的是小苗。

我经常跟做农业的混在一起,拿地的人真是前赴后继,但是赚钱的几乎没有,至少我认识的人里,没有。

都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我以前觉得种树不是太简单了嘛,弄上不用管了,我每年交上承包费就行了,事实上,细节太多了,而且你怎么对它,它怎么对你,你管它,它就好看,你不管它,它就难看。

我成立了一个农村合作社。

众筹了208万,每人1万元,当时我跟大家也说的很明确,这就是一个长线工程,十年后可能才有结果,所以也是高风险的投入,10年后懂懂是否活着还是个未知数,对不?

但是,这样的项目大家都愿意参与。

为什么?

第一、看得见,摸得着。

第二、人人都有庄园梦,总觉得懂懂的那片地也是自己的。

其实,我带人去玩的频率都没有他们带人去得勤,都说是自己的,泡妞绝对厉害,特别是本地几个,还有门上的钥匙,带着妞去,打开大门,把车开进去,再把门关上:看吧,这是我的基地。

啊,啊,哥哥,你好厉害,这么大,大,的产业。

我每年的运营开支在10万元左右。

但是账户里的钱没有动过。

我让牛哥看帐户。

牛哥说,你可以做传销了,那些搞种树的不就是这套说辞嘛,十年后返还本金还送一片树林。

我说,我这个是真的。

因为我拿这208万做了定投,收益足够支撑园林运营,整个游戏有点类似永动机了,我占了50%的股份,但是前期的投入都是我出的。

我跟牛哥的出发点不同。

我压根就没想过卖树。

我觉得,男人跟狗一样,是有领地意识的,我们必须要在地球上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这才叫产业。

我给它的规划就是帐篷营、房车基地,甚至做成了炮房。

什么意思?

我可以放几十个房车在里面,情侣可以去开房。

你在家里搞过,在河边搞过,但是你在一片银杏下的房车里搞过吗?不一样的体验。

这是哪来的灵感?

我们去三亚时,那边有一家酒店,搞的情景模式都是真人演绎的,例如你召个空姐来,不是穿上制服就行了,那多没感觉,直接弄个飞机头,你穿上机长的衣服,空姐端着盘子问需要茶水不?

类似的情景很多,还有公交车的,护士站的,等等。

别人说的,我没进去。

我劝牛哥不要选银杏,因为我们这边太多了,独家难能气候,我这种基本上就是空手套白狼了,不需要资金就可以运转了,十年其实就是一眨眼,奥运会不就是昨天吗?

10年前的事了。

我跟牛哥说,农业不一定非要靠时间的复利,因为土地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毕竟土地归集体所有,不是私有的,为什么中国农业普遍急功近利,因为土地无法传承,例如我们去欧洲看的庄园,那里的树都300多年了,什么概念?清朝。

可以考虑当年变现的。

我拿花生举例。

前年我把旁边的100亩地拿下来了,我爹坚决反对,因为我拿下来是准备种花生,我爹帮我算了无数次,若是雇人耕作,一亩地的成本要2000元左右。

铁定亏本。

为什么?

亩产500斤左右,目前花生米每斤3块钱。

亏500元/亩。

我爹反对我也种,因为现在花生没法吃了,我家本身就是花生大户,我们的花生我自己都不吃,越来越大了,越来越没有味道了,我想种真正的花生,有味道的。

不用化肥。

一用化肥,铁定难吃。

口感取决于钾肥,钾肥用什么替代呢?

豆粕。

其实,现在花生不断的追求产生,有两大危害的。

一大危害就是矮壮剂,打上以后花生不长个了,只长果。

二大危害是要灌剧毒药,因为果实成熟后,有一种蚜虫,特别大,需要杀死。

我特意求证了专家。

专家认为矮壮剂的危害不大,因为那时花生还没成型,最大的危害其实是灌的毒药,因为那时果实已经很饱满了。

我不喜欢种大头的,我喜欢那种小的。

花生,其实每个家庭都需要,老醋花生、油炸花生米,还有煮饭的时候也要放点花生……

其实,有一点最大的好处,就是带壳的花生可以储存好久好久,到次年都没问题。

每一笔开支我都让记帐。

100亩花生,一直到果实收成,正好25万的成本,多一点点。

亩均成本2500元。

产量呢?

带壳产量才500斤左右,因为没有化肥,的确不给力,但是口感的确好,哪怕我爹也觉得好吃,大家都觉得好吃,就是小时候才有的花生味道。

我送了球友一些,没有不赞美的,不是客套话。

当时我连续搞了10周的团购,每周末搞一次,100元包邮,10斤,带壳的,相比普通花生米肯定贵了太多,但是我有成本管着,卖便宜了我就亏了,而且我全发的德邦快递。

当时我的定义就是,哪怕尝鲜的心态我也能消化掉。

谁花100元也不在意。

特别是在吃的问题上,你点个鱼头时,你在意它是38还是58吗?

何况是啥?

你平时炸一盘花生米,那是4块钱一斤的花生米。

我的这个是10元/斤的,没用化肥和农药的。

倘若你要招待朋友,你是选哪个?

牛哥问:利润25万?

我说,实际上没有,20万不到,因为送了太多太多,让别人试吃嘛,而且当时怕卖不掉,太急了,拼命地促销,联合了各个团购平台,我们让利也非常厉害,实际上后悔了,我们完全可以长线持有,卖到明年没问题,若是明年我们自己慢慢的零售,不这么急了,利润会更高一些,刚开始做的确有些着急了。

什么东西都有高端的,例如高端苹果,高端香蕉。

但是,没有高端花生米。

这个行业没有竞争对手,因为我们的优势不具有可复制性,就是我们有卖的能力,而且也不会让人眼红,大家一看,妈的,这孩子脑子进水了,竟然雇人种花生,不亏死才怪,让村民们有快感,不是好事吗?

这样也可以做成一个长线品牌,甚至全年销售,储存条件要求高点而已,完全可以考虑冷库储存,浙江那边有餐厅就从我们这边拿货,他们没有剥壳的快感,希望我们帮着脱壳。

只是,我做这些都是玩票的心态。

我跟牛哥说,我做这些都是为了经历,多了解一些人,一些事。

例如帮我管这两个园子的人是老书记,他被搞下台以后臭的不得了,没人喜欢他,我就让他来帮我管理,这种人在农村也是人中龙凤,否则咋能当得了20年书记?贪污点就贪污点吧,咱在那个位置上也贪污。

我给他足够的尊重,他家里有事我都是派车过去,专车接送,他要的其实不是多少工资,而是久违的感觉。

我很少过问一些事,甚至我觉得过问多了会起反作用,包括我爹我也不允许他随意进入,因为他去了以后会帮着干活,也会乱指挥,这不合适,那不合适,搞得人家搞不清到底应该听谁的。

牛哥是真的想搞这些,但是他从小没在农村待过,不知道农村的一些事,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农村人打交道。

这绝对是要交学费的,而且是大学费。

我跟牛哥说,我明年有个计划,就是在三五年里投资100家公司,每家公司入股1万元,目的就是多经历100个行业,多了解100个故事,多一些写作素材,赢了是很好的,输了也是值得的。

他说,这个事很好,不可能输,人家砸锅卖铁也不会欠你1万元的。

我说,我做的这些事,你看杂七杂八的,但是都挺有意思,大家都说我不懂管理,但是也都没出大的差错,我都是只管一个人,也从来没人喊我董总或董经理,都喊我董哥或小董,我的原则是你的期望值要1000是吧?那我给你2000,你把活给我干好。

例如别人找教练陪练,一个月是500元。

我直接给他3000元。

而且经常是我忙着打球了,没空训练了,我就给他发个信息:今天不训练了。

所以,他会对我更加的用心。

甚至仔细看我打球,在我下场时提出一些纠正。

这些东西,看似很简单,其实不简单,因为你掏出的都是真金白银,我爹每次反对,我媳妇都劝我爹:他就是找人陪他玩,你别管了。

看吧,我媳妇更懂我。

现在,你问我农业赚钱吗?

我说,不赚钱,倘若纯市场化运作,我们也不会赚钱的,我们走的是非常规线路,其实是一种人脉资源变现,哪怕是大家捧场,也会花100元买箱花生尝尝,甚至收到以后直接扔垃圾箱了。

有意思吧。

地价为什么越来越高?

跟比特币一样,大家都是排队入场,体验一把,哪怕是这个体验,也能把地价推高,倘若纯市场化运作,就是前几年的承包土地价,什么价呢?

有公粮与提留的年代,谁种谁给交,地白送给你。

前几年呢?

每亩地100斤花生米,也就是300元左右。

这都的比较公平的。

现在土地为什么都是城里人承包的?

因为,在农村人眼里,那都是天价了,种庄稼不可能赚回来,其实农业才是病态的,土地在朝集约化发展,但是多数不是种粮食,要么种水果了,要么玩园林了,因为种粮食铁定亏损。

我和牛哥的观点一致,未来真正的大招是:土地私有化。

一句话,你有钱了,会不会置办一个留给子子孙孙的庄园?
喜欢 打赏

查看更多相关内容


若怒声明:
若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标签: 懂懂日记懂懂20171228 来源:作者原创

登录后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服务协议 广纳英才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 RUONU.COM 统计代码